麻豆传媒狠狠做五月天

() 下午,急不可耐的退伍兵陈春松就来到液压元件厂找黄道舟报到。

他爸爸是粮库主任叫陈连根,跟秦局长是战友关系,退伍时是个副连长。

当下,粮食局也是数一数二的好单位,不亚于物资局,粮库主任更是个肥缺。

怪不得秦局长肯为了陈连根这个老部下来找黄道舟开后门,想来他们之间肯定存在着互利互惠的关系。

秦局长得了黄道舟的准信后直接在液压元件厂厂长室打电话,把好消息告诉了陈连根。

陈春松知道液压元件厂新招募的工人早就上班了,中午听到下班回家的陈连根讲进液压元件厂的事儿落实了,决定下午就上班。

这小子身高一米七五左右,长得虎背熊腰,黄道舟问了问,得知他在队伍里干过一年侦察兵,擒拿格斗拿过营部二等奖。

黄道舟想起黄瀚的叮嘱,决定留陈春松在厂部,他想着出差时带上这个能打的退伍兵。

现在跑的单位都是在三水县周边县市,苏南省的治安一直是国最好的,只要小心谨慎,不去人少荒僻的地方,就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去了黄河附近的省,那里的治安就不好说了,一个人在外边有可能失踪几十年都了无音讯呢!

反正要培养销售团队,吸收这个当兵时在伏牛山区驻扎三四年且擅长擒拿格斗的陈春松加入何乐不为?

听到厂长决定把他留着厂长办公室以后带着他跑销售,不下放到车间做工人,陈春松乐坏了。

气质美女很养眼

退伍兵和待业青年截然不同,他们分配工作时带着工龄呢!

这是国家规定,服役期的时间都算工龄,一进单位就拿正式工的工资,没有徒工期,陈春松可以拿到三十几块钱一个月,应该是二级工。

人就是如此,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把厂子办红火了的黄道舟一时间成为了香饽饽。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有段时间没见面的祝厂长和刘经理也来了厂里。

他们俩人直接找到厂里,而且没有事先打电话肯定有事啊!

果不其然,祝厂长想帮忙给她老婆的叔伯兄弟刘国庆安排工作,担心仅仅凭自己的面子不太够,特意去燃料公司拉上了关系够铁的刘经理。

黄道舟从祝厂长口中得知刘国庆比较老实,属于那种三棒打不出一个闷屁的,祝厂长也仅仅是希望他学技术,做个工人。

一个普普通通的待业青年,按理说可以正常分配啊!为什么要来走后门?

黄道舟有些奇怪,问道:“祝厂长,县里今年招不少待业青年呢,那孩子怎么还要你操心?”

祝厂长实话实说道:“刘国庆去年夏天初中毕业,今年秋天才满十八岁,居委会必须优先安排回城知青呢!怎么可能给招工指标?不自己想办法,最少需要等两年。

这么大的孩子不能闲着,容易学坏啊!我今天来就是请你帮帮忙安排他学徒,实在不行先做一段时间临时工也是可以的。”

“哎呦喂!我们俩什么关系,当然要去劳动局拿到名额,正好我们厂有人明天要去办这事儿,你让那孩子明天上午去居委会把档案办过来。”

以祝厂长的活动能力,在这知青大规模返城的特殊时期,要搞一个招工指标也是不容易的。

见黄道舟没有露出一丝为难就答应了给刘国庆办正式工的手续,他立刻笑得见牙不见眼,道:

“太好了,我马上就去他们家说一声,还要关照他们,去居委会时要悄悄的,别让人知道,万一遭人嫉妒,容易惹麻烦。”

刘经理道:“对,是要小心,街面上的待业青年太多了,一个个怨气冲天,有人煽风点火,弄出个**可了不得!”

黄道舟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道:“哎呦喂,只顾着说话没看时间,都快七点钟了,走,走,去我家好好喝一杯!”

祝厂长推辞道:“今天就不去了,我还要去小姨子家叫上她带我去刘国庆家,去得太晚,人家恐怕都睡了。”

“也是,祝厂长有正事办就算了,刘经理,我们俩今晚好好喝一杯。”

“我也不去,两个人喝酒没劲,改天吧!我今天中午接待人喝了不少,现在还觉得头疼,晚上回家喝点粥最舒服。”

“那好吧,过俩天我们电话联系约个时间,到时候我打个电话问问秦局长来不来。”

听到黄道舟轻飘飘说出打电话约秦局长,俩人都意识到黄道舟早非昔日吴下阿蒙,都羡慕不已。

三人推着自行车一边走一边聊,走到街口黄道舟才跟他们俩握手道别,此时天早就乌漆麻黑。

祝厂长心情复杂,道:“刘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人家黄道舟如今不得了啊!”

刘经理道:“现在都在抓效益,黄道舟有本事把液压元件厂盘活了,当然是大能人,局里重视那是肯定的。”

“我看不仅仅是局里,县里恐怕也会重视呢!”

“嗯!我估摸着黄道舟很快还会得到提拔,马上级别就会超过我。”

“唉!早知道黄道舟这么厉害,我就不放他走,我和他一起在煤球厂搞改革多好?”

“煤球厂搞改革?你恐怕是一厢情愿了,市场就这么大,每个县都有煤球厂,我们县的煤球又不可能卖到临县去。”

“我们厂子有利润,完可以贷款买设备生产阀门、水龙头。”

“别胡扯,你们厂的工人都是做煤球的根本没有车工、铣工、钳工,哪有可能生产得出阀门?”

“也是,算了,不扯这些了,我先走一步,哪天请你喝酒。”

“记住了,要跟黄道舟多走动。”

“我知道!刘哥,再见!”

“再见!”

人情都是债!

去年祝厂长和刘经理都在解决黄道舟工龄的问题上出过力,“事竟成饭店”开张前刘经理还帮忙联系酒厂的计划。

入党、提干、涨工资这俩人也是帮了不少忙的,黄道舟之所以这么爽快答应祝厂长就是为了还人情债。

能够帮到别人的感觉蛮爽的,跟刘经理、祝厂长分开后,黄道舟心情舒畅,哼着《不要问我从哪里来》的曲调,蹬着自行车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