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阅读app安卓版

伏击吐蕃军的战场上,吐蕃前锋已被常忠所部三千兵马歼灭,剩下零星小股敌军常忠无暇追击,迅速集结起队伍,清点伤亡人数。

损失不小,三千兵马尽管占据了天时地利,仍有数百人战死,数百人重伤。

吐蕃军前锋原本是猝不及防仓促应战,却仍然给唐军造成了如此大的折损,可见大唐立国百余年仍拿吐蕃无可奈何终归是有原因了,吐蕃人的骁勇剽悍由此可见一斑。

集结清点之后,常忠下令继续向吐蕃中军前行,按照战前顾青定下的谋划,歼灭吐蕃前锋后迅速朝东接近,将整个包围圈合拢缩小,聚歼敌军。

吐蕃前锋与中军相隔只有十里,很快,常忠所部兵马渐渐接近了吐蕃中军,此时吐蕃中军正被左右两侧的两支唐军兵马冲击得苦不堪言。

几次迅雷般的冲锋后,吐蕃中军已乱,仓促间无法结阵,甚至连建制都被打乱,兵不知将,将不知兵。吐蕃主帅被亲卫围在中央,大声下着命令,却徒劳无功。

唐军骑兵一次又一次的冲锋下,吐蕃主帅的军令根本无法传达出去,往往吐蕃军将士刚接收到命令,下一刻唐军的冲锋便突然而至,硬生生将中军冲出一条空白地带,吐蕃军人人忙着为自己挣命,浑然忘却了主帅的命令。

这等极度劣势的情势下,吐蕃中军居然还没崩溃。主帅的命令接收不到,军中的建制也被打乱,但吐蕃将士仍未放弃,他们将邻近的身边袍泽都聚集起来,五六人,七八人为一伙,各自组成防御的小阵,在乱军中镇定地自保,偶尔还抽冷子给疾驰而来的唐军一次突刺。

鏖战的后期,唐军的主要伤亡便是来自于这些普通敌军将士各自聚集而成的小阵。

困兽犹斗,但是,终究大势已去。

如果不算后方沈田所部的意外的话,这是顾青谋划的第一次作战,效果不算完美,出现了两个意外,最终的结果还是大致符合顾青的期望。

顾青仍远远地趴在沙丘上,独自看着远处两军交战的战场。

泡泡浴少女与她的小黄鸭

韩介和一百名亲卫已离开,作为右军的支援补上原本是沈田所部该在的位置,截断吐蕃军的后路。

一千多人,要独挡上万人的敌军败退狂潮,这个任务委实很艰巨,顾青默默地为韩介他们担上了心事。

还有沈田所部,虽然与沈田相处时日不多,但顾青知道他是一条磊落英勇的汉子,于阗军如果不是遇到无法抗拒的意外,沈田是万万不会在这个重要关头贻误战机的。

能令五千兵马困住手脚的意外,一定是个天大的麻烦。

顾青独自趴在沙丘上沉思,下面的吐蕃军已然有些不支了,随着常忠所部歼灭前锋后合围,吐蕃中军的压力更大,处在三面包围中左支右绌,难以支撑,渐渐呈现败势。

顾青打起了精神,目光凝视着吐蕃军,尽管不是很熟悉战场,但他能察觉到吐蕃军的败退只在顷刻之间,只要有第一个人掉头逃跑,军心瞬间就会崩溃,然后兵败如山倒,再厉害的主帅也无法挽回大势了。

常忠指挥着队伍缓缓逼近,有了常忠所部的加入,左右两支唐军士气愈发振奋,两名将领亦非庸才,当机立断再次从侧翼发起冲锋,两军策马冲入敌阵,然后下马,将吐蕃军切割成一块一块的,最后分出兵马将小股的吐蕃军包围。

随着吐蕃军被切割,战场的情势陡然直下,吐蕃军再也无法阻止像样的反击,中军被分成了无数块,吐蕃将士被重重包围,苦苦抵挡来自四面八方的长戟横刀,以及突然从某个角落突射而来的冷箭。

此时此刻,冷箭尤令吐蕃军头疼,不知从哪里射来,好像四面八方都有唐军的神射手,更要命的是,冷箭射杀的目标是吐蕃军的将领,但凡见到某个在队伍里呵斥怒吼的吐蕃人,冷箭就会毫不留情地射来。

唐军一次又一次的冲锋时,很多吐蕃将领就这样稀里糊涂死在冷箭下,最后吐蕃的将领们心惊胆战,无论官大官小都不敢发声下令,生怕暴露了行迹被唐军的神射手盯上。

这也是造成吐蕃军指挥系统散乱几乎崩溃的直接原因。

当吐蕃中军被唐军切割成小块后,情势再也无法挽回,战场上不知哪个吐蕃人带头,忽然凄厉地吼了几句,然后掉头就跑,交战时尚是勉强支撑,但逃跑时却勇武过人,居然拼了性命胡乱挥舞兵器,生生从包围圈中杀开一条生路,最后撒腿就跑。

顾青心中一喜,他已看见这场战争的胜利在向他遥遥招手。

果然,有了第一个带头逃跑的,其余的吐蕃军将士斗志军心瞬间瓦解崩塌,也跟着一起掉头往后跑。

面对兵败如山倒的情势,吐蕃将领们大惊失色,甚至不惜暴露自己,抽刀疯狂地砍杀着逃跑的军士,面对袍泽部将,将领们刀刀直击要害,砍翻了一大批普通军士后,吐蕃人仍如潮水般往后方逃跑,将领们杀都杀不完,越杀越多。

终于,吐蕃的将领们也支撑不住巨大的恐惧,凭着强烈的求生本能,第一个吐蕃将领开始跟着普通军士一同往后方逃跑,紧接着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顾青远远地看着战场情势突然变化,不由大喜,然而看了看吐蕃军败逃的大致人数,又悬起了心。

一场激烈的交战,吐蕃的两万大军已被杀得七零八落,除了躺在地上重伤呻吟的敌军可以忽略不计,逃跑的人大约有六千余人,一场激战下来,吐蕃军折损大半。

可是对顾青来说,逃跑的人数还是太多了,他很担心仅有的一千右军和韩介等亲卫们抵挡不住。

人在逃命时往往能够爆发出比平日更歇斯底里的勇猛之力,战斗是为了所谓的将军和君上,但是求生却是实实在在为了自己,逃命时无论谁拦在他们面前,他们都会像被人追杀的疯狗一样,仓惶逃命时会将一切阻碍他们逃命的人或物咬得稀碎。

顾青眼皮直跳,忽然不顾一切地骑上马,独自朝沙丘下方冲去,一边使劲鞭打战马,一边急切地朝常忠大吼。

“左右两部从侧翼骑马绕开败军,压上去,压上去!赶在败军前方拦住他们!”

然而乱军之中,人叫马嘶,顾青的声音哪里能传得那么远,吼了半天,左右两军仍紧紧追咬在吐蕃败军后面,此时一方逃命,一方追杀,双方的队伍早已乱了套,唐军将领们各自麾下的军士在乱军中根本找不到建制,就算执行顾青的命令也无人能听。

…………

东面后方十里处,看着远方黑压压如潮水般涌过来的吐蕃败军,韩介深吸了口气,握紧了手中的长戟。

“列阵!弓箭上前,长戟压后!”韩介暴喝道。

败军在弓箭射程之外,右军和一百名亲卫箭矢上弦,纹丝不动,每个人的神色都是沉静如水,静静地注视吐蕃军败退。

韩介握着长戟,一直在调整自己的呼吸,脑子里一片清明,让自己的呼吸节奏与战马融为一体。

一匹棕色的战马悄然上前,与韩介并肩。

韩介扭头一看,却是亲卫王贵。

王贵原本在队列的第二列,却不知为何从第二列脱队来到第一列。

韩介皱眉,冷冷道:“王贵,阵列规矩不懂么?回你自己的位置上去。”

王贵笑道:“刚才与兄弟交换了一下位置,我想冲在第一个。”

韩介冷笑:“表现你的英勇吗?呵,倒是看不出你是这等英雄人物,是我走眼了。”

语气火药味有点重,自从知道王贵是上面潜伏在侯爷身边的眼线后,韩介对王贵从来没有好脸色。

王贵自嘲地一笑,道:“韩将军,我知道你看我不起,但我终究是左卫的健儿,有些事情我无法选择,但有的可以选。”

韩介脸色缓和了一些,淡淡地道:“第一列意味着什么,你知道么?”

“知道,死得快一些。”王贵咧嘴,笑得很憨厚。

韩介沉默片刻,道:“你……自己保重。”

王贵嗯了一声,见远处的吐蕃败军越来越近,王贵语气仍平静地道:“韩将军,若我战死,还请你转告侯爷,我王贵不是小人,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他的事,我为强权屈膝,但只跪了一个膝盖,还有一个膝盖仍站着。”

韩介深深吸气:“罢了,不说这个,此战过后,我与你痛饮。”

王贵笑了:“但愿咱们都能活下来,对了,还有一句话请你转告侯爷,福至客栈那婆娘真的勾人得紧,侯爷莫放过,那婆娘睡起来一定很舒服,侯爷有福了。”

吐蕃军越来越近,王贵手中的长戟放平,微微发颤。

韩介深吸气,猛地大吼道:“弓箭准备!”

千余张弓箭斜指向天。

随着吐蕃败军越来越近,地面的黄沙都仿佛在微微颤动,隆隆之声如天边的奔雷,无情地向右军和亲卫们席卷而来。

“放箭——”